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長廊 > 文壇

深夜讀詩:草原情懷與故鄉情結------讀陳光林的詩歌

2019年04月18日 15:03:29  來源:美訊網

草原情懷與故鄉情結
(作者:王競成)

讀到陳光林同志的詩集是多之前了,陳先生從內蒙古寄來的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啊,草原》,這本攜帶著濃郁草原氣息的詩集,厚重、質樸、清新、捧在手里親切感不能用語言去表述。我凝視了很久、很久,在中國勞動關系學院院內一個辦公室里,我的思緒回到了遙遠…….
說起陳光林先生,我心里有些愧疚,我在紅旗出版社做責任編輯時陳先生在我社出版一本50多萬字的政治理論專著《新時期論》,我恰巧是他的責任編輯,由于我工作的疏忽導致了那本書在出版時出現了很多錯誤,我們出版社與我這個責任編輯竟然沒有發現,是陳先生自己發現后及時糾正的。那是2000年的事情,陳先生那時擔任山東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那件事情之后,他來北京開會,我與《文藝報》熊元義一起去看他,作為領導的他,沒有對我抱怨,只是告訴我以后工作要細心,要認真。我當時真的很尷尬,很歉意,卻沒有表達。
時間匆匆過去了,陳先生2001年離開山東去了內蒙古工作,我那以后再也沒有見過他。2005年在北京我策劃了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詩書畫大展,本想約他寫點字,他可能工作繁忙無暇顧及;卻郵寄給我一本詩集,那就是《啊,草原》。當時接到書時讀了一下,有股沖動想寫點文字,因忙于大展事宜耽擱了,時間一久,由于我的懶惰就放下了。
《啊,草原》這本詩集一直在我視野內來回走動,不是在寫字臺上,就是在我那一摞摞書中,這本書像一個草原的精靈一直出現在我的身邊。我與許多朋友談起過這本詩集。2008年我去內蒙古放牧自己的靈魂就是因為讀了陳先生詩集后對草原的渴望與沖動,實現了我去草原游牧一次的心愿。
我特別喜歡陳先生詩集里書簽上的那首短詩,《不要問我為什么》“不要問我為什么/那樣癡心執著/因為那是愛的崇高/草原生命情牽著我//不要問我為什么/那樣熱情如火/因為那是心的純潔/人間的最美向我訴說//不要問我為什么/那樣忠誠拼搏/因為那是血在奔騰/草原朝陽如火蓬勃”。是啊,不要問我們為什么,我們生存的意義與生命的擔當躍然紙上,大愛與責任挑在肩上,草原情誼比海深,草原事業廣闊無邊;作為從內陸去邊疆工作的干部,這么快就克服水土、氣候等各種原因,融入了草原的海洋,把自己當作了一個草原人,可見我們黨的優秀干部執政為民的思想具體到了祖國各個角落,體現了我們黨的優秀分子時刻把自己作為黨的事業的實踐者,處處擔當、與民共苦、在任何崗位上都不忘自己的使命,用忠誠為黨工作,心在奔騰,草原蒸蒸日上的事業在奔騰,詩意在奔騰…..這種抒發事業之情,贊美草原美好的詩句,在陳先生詩歌中比比皆是,草原之色,草原之光、草原之聲,構成了陳光林先生詩歌的基調;大氣的、磅礴的、溫情的、輕柔的、處處折射出作為詩人的陳先生那顆愛心、赤字之心、靈動的詩心像清脆碧綠的大草原的心臟,火熱的跳躍,情真切、意綿綿,民意、詩意、在融合、在舞蹈,和諧靜美、動感壯麗,傳統詩歌美的基石、民謠鮮活的風姿、古典詩詞的內蘊,草原擠出的是鮮亮、高潔的馬奶子,流動著時代的色彩、大自然的律動;渾然天成不需要雕琢,陳先生的詩歌就是春天激揚放歌返青的草原,是高闊遼遠的草原雷鳴,小夜曲是家溫馨的彈奏、鄉愁是對故鄉齊魯的回望,走的再遠情也牽動有愛的人,愛上草原就是愛上我們祖國各民族的兄弟姐妹,地域上我們是一個大家庭,精神上能夠融合成一個大家庭是多么的不易,詩意上融合為一個大家庭更是值得推崇與贊美,陳先生把愛與情唱給草原,唱到祖國的邊疆,我只能用這笨拙的筆對有大愛的人,對草原、對祖國、對人民、赤誠愛戴的人表示尊重與贊美。我不是詩歌評論家,不過多去引用陳先生詩句去解讀、去分析,情動于心就足夠了,文本就交給讀者自己去體悟、去享受草原詩歌的那壯美與寬厚;詩言志、也言情,但我讀出的更多是詩人心胸的寬厚與情感的濃度,更多的是愛,這愛沉甸甸的,一顆滾燙的心,草原富有母性情懷,詩人融入了草原,那顆心草原一樣充滿溫情,母親般的淺吟低唱,勾勒出了一首首詩意的催眠曲,父親般的激情高歌,呈現了一幅幅油畫般的草原廣闊、大氣的壯麗畫卷。

(責任編輯:林聰聰)
全天三分pk10连中计划 黄陵县| 星子县| 宝清县| 河津市| 克什克腾旗| 定陶县| 樟树市| 丰顺县| 秭归县| 江山市| 广平县| 铜梁县| 宜黄县| 闽清县| 潜江市| 五莲县| 南京市| 宜川县| 伊春市| 全州县| 荆门市| 盘锦市| 乌兰浩特市| 雷波县| 罗平县| 长宁县| 五河县| 贡山| 怀来县| 马关县| 宁安市| 涡阳县| 子长县| 屯昌县| 亳州市| 肇庆市| 西吉县| 哈巴河县|